©2017 by Sanders Lau

陳輝陽 on 劉卓熙/Sanders Lau

// 熱情,只有這個詞能夠令你在音樂的大海裡生存,沒有它你哪都去不了,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。你唯有等著奄奄一息那一刻的來臨,我們說「比死更難受」就是這個意思。


我有一種能夠很快掃描別人對音樂有沒有熱情的能力。誰跟我「Fake P」(假熱情)我馬上就能察覺到,像《色慾都市》(Sex and the City)裡 Carrie 一語道破 Miranda 的「假高潮」(Fake O)一樣,即使察覺到,心境都應該保持一種仁慈的體諒。


我的朋友不多但耳目眾多,在這次音樂會的籌備中,我沒有告訴過別人我找了劉卓熙(Sanders Lau)當這場音樂的指揮。但很奇怪,即使我從來沒有打聽過他的事情,很多在香港古典樂界的朋友們都不約而同地告訴我:「劉卓熙真的不錯!」,更以「優秀的音樂家」等形容他。直到有一天,我問了一個古典樂界 Fake P 朋友:「你認識劉卓熙,那個年輕指揮家嗎?」Fake P 說:「Of course!那個人生勝利組劉卓熙,我認識!」我跟隨道:「你話麥明詩?」Fake P 笑回:「我話劉卓熙也是人生勝利組,因為他從小到大什麼都不要學就馬上懂。」其實 Fake P 不知道劉卓熙有個怎麼樣的人生,更加不會知道像劉卓熙這種「Real P」的人,其實在我跟他聊天的時候,Real P 正在意大利,進修指揮課程,回來後,在我這場音樂會排練,學以致用。


我常常留意著劉卓熙的雙手,他的熱情不但可以從他的面部表情看到。作為一個指揮家,他用雙手塑造出一個又一個膾炙人口的樂句。他那雙手走過的地方,猶如一塊無影透明的畫板,畫出悲歡離合的聲音。//